Vin

、烂时光:

- 虽然它很不起眼,但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东西了。



Gero呱:

山河犹在 国泰民安

泱泱大国 何以不兴


真的不去听一下 诸子百家 吗!!!

真的很好听!!!

真的真的很好听!!!

【卷黑】命中注定8

白茔:

短,但高能,有那啥描写慎入。
abo,与真人无关!
灵感来源于d大大的周叶文。
脑洞暂时开到这。

*前面先提一下设定,带私设的abo。本文就是借设定写一下相亲这个梗,不会有太露骨的内容,虽然这个设定原本就是个炖肉梗。


除了男女之外分三个性别,alpha通常具有性和体力上的先天性优势,在古代是属于统治阶级的存在,发情期会比较具有攻击性,大量信息素释放可以强制使o陷入发情状态(强那啥你懂的。)


beta就是人数占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啦,没有发情期也没有信息素,也闻不到。


omega嘛…一般在体力上不占优势,并且有规律的发情期,那时候就是各种想那啥,然后需要一定量的alpha信息素来缓解,看是临时标记或者真刀真枪的都行…


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性别平等了,有抑制剂的存在就避免了o被沦为生育工具的历史。*




这一晚上,不知是暖气开太足了还是什么原因,纯黑在被窝里辗转反侧,莫名地热得流汗,睡衣都有点湿了。
他脑子里浆糊似地搅成一团,反复地播放着刚才那句低沉而温柔的“我挺喜欢你的”。
他躺在床上睡不着,从刚开始清晰的思考到后面的胡思乱想,翻滚了很久才进入了梦乡。
可这一睡着情况更糟糕了。
他做了一个很湿的梦。

纯黑躺在床上,一个alpha抱着他。气氛很好,两人滚着滚着就来了感觉。
纯黑能察觉到梦里的自己似乎很喜欢对方,他一边笑着和对方亲亲摸摸,一边急躁地撕扯着对方的衣服,而对方也迅速把他的衣服扒了个干净。
他被压在软软的床上,身体也软得不行,任凭对方在上面胡作非为,还不忘笑着嘲讽两句。
纯黑的前面硬得难受,而后面却几乎要沾湿床单,连着那位alpha抵在他大腿上的分身也弄得湿淋淋的发亮。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alpha扯开他的大腿准备挺身而入。
纯黑突然从不知哪里摸出了一个游戏手柄,横在对方面前,喘着气嘲讽地哼了一声道:
“卷毛等等,先来一局杀人网球,赢不了我不给上。”

浑身湿透的纯黑直接被吓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惊魂未定地喘了半天气,才发现身体不太对劲。
前面确实硬了,后面也糟糕地湿了。
靠。
发情期居然提前了。
心情糟透了的纯黑忍受着很久不曾有的难以言喻的感觉在身体里乱窜,一边颤抖着移到床头柜旁边,打开柜子拿出一针抑制剂,狠狠地扎了下去。
高效蛋白质受体的起效很迅速,纯黑待身体不那么难受了,才换了身睡衣,认命般地大字形躺倒在床上,叹了一口气。



蟹子酱:

怪胎。的设计戳死了!!!

=333333=先打个板,等我后面再修改修改!!

两只小天使!

私地儿:

第一次尝试棉布自染色

搭配上叶子绣片和木簪

也是第一次做紫色~~~

感觉木有俺想象的那么不喜欢~~~

于是挂链可拆卸~